同修分享:我的生命我作主 – 观世音菩萨心灵法门
不久前,一起念经的同事告诉我,其他部门的一位女员工,上年体检时发现乳腺长了一个结节,当时没在意,最近发觉身体不适,去医院一查,竟然已经是癌症晚期加骨转移,已不久于人世。几天后,当我们在一起谈论孽障要尽快消掉的话题时,她一脸不以为然的说:反正还有几十年时间可以消呢!我愕然,她已经全然忘记了曾经的震惊和痛惜。
我们都误以为生命应该有七八十、八九十岁甚至更长,因此目前还有大把的时间来享受生活,做一切想做的事,等老了再说。然而,我们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:那是理想中的生命过程,不代表就是我的一生!我的邻居都是富人,我可能衣食不周;我的兄弟姐妹学问高深,我可能浅陋无知。这些我们都可以从心理上接受,但唯独忌讳自己寿命可能比别人短、可能倒霉遭难。殊不知,平安终老虽然是普通人的美好愿望,对于个体而言,只不过是个假设甚至是自我欺骗!
人的一生就这样在盼望好事,拒绝坏事的自欺欺人般的想象中度过,等到哪天灾祸临头,呼天抢地质问上苍:我没有伤天害理,你为何如此不公?!我们希望得到一切美好的馈赠,却一直在接受痛苦的结果。师父多次说过:棺材不是专门装老年人的!今年,这种悲惨已经在我身边发生了好几例。
那位重病的同事,四十出头,在银行工作收入不菲,先生又身居高位,前半生可谓顺风顺水,令旁人羡慕不已。可当无常到来,一切面临归零,最后在对生的无限渴望中无奈地离开世间,被轮回的业浪裹挟到宇宙洪荒的某个角落。真是世间金银与财宝,借汝闲看几十年啊!人世间短暂的荣华风光,掩盖不住跟着既定命运随波飘荡的凄凉。
记得当年印光大师给一位女居士的回信中,开头直截了当地说:汝今年已七十多岁,快要死了!看似不近人情的一句话,却给了混沌中人当头棒喝。不知生命终点在哪里,凭什么认定来日漫长,由得我慢慢来?印光大师曾写一个死字,贴在房间墙上,日日警示,不忘念佛。大师的名言是念佛人要把死字贴在额头上,方生迫切之心。
对于我们这种根器低下之人,师父婉转地告诫,看见别人中六合彩,就想着自己也会中,拼命去买,结果不中;看见别人倒霉死亡,想着自己不会这样。最后一句话没直接说出来,口气不同,意义却一样。
那些天灾人祸中的遇难者、在病痛中逝去的人,他们不都像我们今天一样,有过鲜活旺盛的生命,有过和家人相伴一生的幸福期待,有过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吗?他们难道都是罪大恶极、恶贯满盈之辈吗?至少我身边逝去的人都不是。
白话佛法说得明白:每个人都带着如影随形的深重业障来到世上,犹如苦海中孤独的漂流者,被业力的鲨鱼追咬得无处可逃;师父进一步指出:业障只有两种变化,要么被念经修行创造的功德抵消掉,要么变成灵性发作出来,毁坏肌体,甚至危及生命,几乎所有人都无法依靠自力从大劫或共业造成的灾难中挣脱出来。
《周易》有云:人必自助而后人助之,而后天助之。因此,唯有听闻正法,在自力的基础上仰仗佛力,方可消灾避难乃至带业往生,舍此道别无捷径。然而茫茫人海中,能有幸听闻正法的有几人?深信不疑的又有几人?坚持一生精进修行的更是堪比凤毛麟角。与芸芸众生相比,我们可以说是上苍的宠儿,生命列车的制动器就掌握在自己手中,通往解脱的大道已然筑就,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——用我们的努力去争取佛力最大的加持。师父说过,生命就是与无常赛跑,我们用来念经消业的时间,是抢回来的。在毫无意义的红尘俗世中,我们都曾浪费了一段宝贵的生命,说废话、赶时髦、看电视、逛马路,唯独没有看见无常正伴着我们向未知的生命终点迅速接近。但是,抱着来日方长,债可以慢慢还,孽障可以慢慢消,比起旁人已经好过太多的想法的人不在少数,就如我的同事。
师父在白话佛法中明确告诉我们,孽缘通常在三世内清算,但善缘则在下一世内基本清完,因此必须把消孽障放在首位,当成首要任务来抓。而且,善缘的力量远不如恶缘来得强烈!
常听人说:人要对自己负责。但绝大多数人只是对那具终将化为尘埃的躯壳负责,让它吃好穿好开心,又有多少人对永远流转的那个灵魂生命负责?膏粱美味,过喉三寸化作乌有,锦衣华服,眼观别处即为虚无。透过人间歌舞升平,直面轮回的苍凉本质,让我们一起珍惜这份殊胜佛缘,珍惜余下的生命吧!趁着还年轻,还健康,还有能力,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,为永恒的生命服务,消除孽障,广积资粮;佛门之功概不唐捐,当下所做一丝一毫悉皆己得,一寸一缕的光阴更显宝贵,须经常扪心自问,今天,我为生命做了什么?
沿着师父为我们指引的解脱大道,循着白话佛法的智慧灯塔,为自己生命做主,把命运改写到极致,做对自己负责的人,才是真正的智者与勇者!当我们付出一生辛勤的耕耘后,终有一天,辉煌灿烂的绝世风光将展现在眼前,这是宇宙间至高无上的真理给予归家游子的馈赠,也是师父用生命给予我们的最好礼物。
菜单